极速11选5开奖历史记录
首 頁 僑聯概況 新聞中心 機關黨建 參政議政 信息公開 文化交流 僑界風采 經濟科技 權益保障
僑聯簡介 市僑聯歷史發展 部門設置及基本職能 本屆委員會 基層僑聯 直屬組織 
您當前的位置 :天津僑聯 > 僑界風采 > 僑界人物 正文
葉迪生
來源:   編輯: 卞鐸   2016-12-07 00:00

  人物介紹:

  葉迪生,1937年出生,祖籍廣東梅縣,出生于南非好望角。高級工程師。1981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46年,葉迪生隨家人遷居廣州,1961年畢業于南開大學物理系。曾任天津市經濟技術開發區任副總經理、工委書記、管委會主任;天津市對外經濟貿易委員會、中共天津市委外經外事工作委員會主任、副書記、書記;天津市副市長、市政府顧問。全國工商聯第六屆副主席。曾為中共天津市代表大會代表、市人大代表和全國人大代表、中共全國代表大會代表、天津市特等勞動模范。

  夢魂縈繞是神州

  1984年,天津經濟開發區管委會正式成立了,到今天整整30周年。我們應該記住創建開發區的拓荒者,記住他們在天津的鹽堿地上建設出我們曾經夢寐以求的一座社會主義現代化新城。葉迪生就是這些拓荒者當中的一位代表。

  逆境中,潛心鉆研技術

  葉迪生于1937年出生在非洲好望角一個華僑知識分子家庭里,從小就接受著父親愛國主義的教育。當年,在異國他鄉的華僑備受欺凌,父親作為華僑中的領袖人物,常常帶領華僑與惡勢力做斗爭。上個世紀二十年代,父親在當地辦了一所華人學校,對華僑進行愛國教育。作為一名慈父,他更多地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代的身上,給葉迪生取名叫迪生是因為父親看到世界科學的發展,希望葉迪生能做一個像愛迪生那樣的科學家和發明家。

  葉迪生四歲那年,隨父親回到了祖籍廣東省梅縣,雖然那時他很小,但家鄉的窮困和饑餓還是留下很深印象。1946年,他們舉家遷往廣州落戶。1950年,他考入廣州二中,入學不久,便被選為班長。當時剛剛解放了三個月的廣州市,常遭敵機轟炸。學校里的三位年輕老師是解放前地下學聯的進步學生,他們經常給葉迪生講革命的道理,教他學會了《解放區的天是明朗的天》這首歌。在這里葉迪生度過了小學和中學生活。

  1956年,他考上了南開大學物理系,開始了大學的求學經歷。然而大學生活并非一帆風順,1957年因生性耿直,說了幾句實話,他成了右派。隨后的畢業分配使他頻遭冷遇,在那段痛苦的日子里,葉迪生牢記父親的教誨:“做人要像松樹,懸崖上,亂石中,它的根都能夠深深地扎下去;做人要學會在逆境中生存,人生中無論遇到什么困難,都要頑強地奮斗下去。”

  就在苦苦的等待中,有一個名叫“野玫瑰”的公私合營工廠向葉迪生伸出了“橄欖枝”。這是一個只有幾十個人的街道小廠。在半導體車間里,作為廠里惟一的一名大學生,他責無旁貸地擔起技術改造的重任。他首先建起實驗室,推行生產標準化和規范化,并充分利用專業知識專心致至地搞技術。短短3年,他研制的大電流、高壓硒片,就趕上美國當時的最高水平。1965年的全國工業成果展,這個項目被放在全國同類產品中最顯眼的展位上。

  那幾年的時間是葉迪生青春歲月中最充實、最幸福的時候。為了不斷充實自己,他堅持十年之間,每隔兩周從天津趕往北京的圖書館和中科院科技情報所查閱資料,追蹤、了解世界半導體技術發展的動態,回到工廠后再用極其簡陋的設備進行產品研發。經過不懈努力,他率領一批工人骨干研制的MOS場效應晶體管與MOS集成電路終于獲得成功,這項新技術在當時極為稀罕,也是世界上這一領域的新方向,時至今日仍是國際研發半導體的主流技術。隨后他又相繼研制出了50多項新產品,有很多項目填補了國內的空白。葉迪生成為新中國第一代的半導體科技人員領軍人物。

  二十世紀七十年代初,中國的戰斗機上所用的半導體經常出故障,致使電源關閉通訊中斷,空軍司令部和電子工業部下達命令:盡快排除故障,解決問題。葉迪生被指名道姓地參與這項工作,經現場檢查和設計分析,他發現先前使用的半導體方案是錯誤的,可許多專家不認可他的想法,當時爭論的很激烈,最后決定進行兩種方案的試驗。試驗進行了七天七夜,結果他的方案全部成功。粉碎“四人幫”后,時任電子工業部部長的江澤民同志親自接見了葉迪生,認真聽取他的匯報,后來并安排他在西部地區軍工企業的會議上做專題報告。

  雖然葉迪生認為做了一些自己應該做的事,但國家給了他很高的榮譽,一連數年被評為天津特等勞動模范,還被評為中國第一批有突出貢獻的專家。作為電子工業部的科技標兵,1987年,他還與13位中國專家一起在北戴河受到了鄧小平同志的親切接見。

  我不想離開廠更不想離開中國

  隨著與工人相處的時間久了,廠里工人們越來越喜歡葉迪生了。上世紀六十年代中后期政治運動很多,有時工作組來人刁難葉迪生,工人們紛紛替他說話,他們說:“如果你們把葉迪生趕走了,那以后誰來管工廠的技術問題。”工人師傅的話令他非常感動。這也是他為什么不愿意離開中國的一個原因,與這些淳樸善良的工人一起工作,心里總覺得非常踏實,因為關鍵時刻他們能講真話支持你。

  1978年冬,葉迪生作為天津第四半導體廠的技術員,時逢出差到山東,與山東大學合作推廣研發半導體產品的應用。一個寒冷的早晨,他如往常一樣進行晨練跑步,忽然操場大喇叭里傳來了播音員鏗鏘有力的聲音:下面播報中共中央十一屆三中全會公報……過去每當聽到廣播,他的心頭總是不由一陣緊縮,多年來的政治運動讓他覺著一有重要廣播,自己的厄運就要加碼。他不由得放慢腳步,仔細聽著每一句話。可是與以往不同,這次廣播卻讓他越聽心里越暖,特別是報告中指出把黨和國家工作中心轉移到經濟建設上來時,他聽了更是熱血沸騰。就這樣,在刺骨的寒風中,在空曠的操場上,他一字不落地聽完那篇長長的報告。憑直覺,他覺得苦盼已久的科學春天真的要到來了。

  從山東回津后,他的精神面貌煥然一新,總覺得渾身好像有使不完的勁兒,他以更大的干勁投入到新產品的研發中,這些高科技產品一經問世,很快就暢銷全國,一個小小的工廠效益大為好轉,年利潤在上世紀80年代初期竟能達到五百多萬元人民幣。而且很多產品用于國家的火箭、衛星等軍工生產上,國務院、中央軍委多次對這個工廠發出表彰信。一時間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廠名聲大噪,葉迪生的名字也越來越多地出現在報端。最令他激動不已的是,他終于如愿地成為一名光榮的共產黨員。

  1979年的春天,闊別三十年之久的大哥從美國回來探親,他希望把中國的兄弟們隨同他一起移民美國。這時還不是黨員的葉迪生執意不肯,大哥就把這個四弟接到廣州華僑大廈進行了3天3夜的勸說。眼看他就是不肯離開中國,大哥只好求助病重的老父親。沒想到老父親聽了大哥的一番話,竟臉帶笑容地說:“老四不愿走,肯定有他自己的想法。我相信他能夠處理好自己的歸屬。再說國家當今也確實需要他這樣的人來搞建設。”他轉過臉用慈愛的眼神看著他,接著說道,“再說,咱們葉家也不能都去美國,還得留條根在祖國啊!”父親短短的兩句話,讓葉迪生好生感動,老父親的那顆愛國之心深深地鼓舞、激勵著他。有了父親的支持,他更加醉心于搞科技攻關了。

  美國有個愛迪生中國有個葉迪生

  1982年“五?一”勞動節前夕,葉迪生到北京參加全國勞模座談會,并被指定要在大會上發言。聽說代表們將要受到鄧小平同志的接見,他非常興奮。4月30日,他突然接到天津市總工會緊急通知,立即返津,參加天津市慶祝“五?一”的活動。他只好連夜趕回天津,未能如愿見到鄧小平同志,心里很是失落。第二天一早,葉迪生被按時接到天津市干部俱樂部會議室,剛一進門,就看到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坐在那里,驚喜之中他竟然一時不知所措,直到胡耀邦同志微笑著伸出手來,他才快步上前握住他的手,連聲問好。他記得非常清楚,那天胡總書記一直緊緊握著他的手說:“好哇,美國有個愛迪生,我們中國有個葉迪生。”聞此言,葉迪生頓時激動得淚水盈滿了眼眶。做夢也沒想到這位國家最高領導人會給自己這么高的評價!

  胡耀邦同志親切地對葉迪生說:“聽說你過去受過不少委屈,但你很堅強。希望以后你為國家做出更大的貢獻。”在隨后的座談過程中,耀邦同志關心地詢問他的個人經濟收入情況。他說:“‘文革’后國家給我連漲三級,工資現為87元,我已非常知足了,因為在過去的21年里,我的工資始終是56塊錢。”胡耀邦同志聽后立刻表態說:“像葉迪生這樣的科技人員,對國家的貢獻,即使拿上現在10倍的工資也不算多!但我們的國家目前還很窮,還需要大家付出艱苦的努力。”葉迪生一聽腦袋“嗡”地響了一下,10倍的工資?國家領導人如此高看知識分子,讓他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強烈震撼!

  5月2日,《人民日報》頭版頭條報道了胡耀邦同志在天津接見勞動模范的消息,表揚葉迪生為祖國做貢獻的話也在其中。喜訊很快傳到了遠在國外的兄長耳中。原來,那天他二哥正在香港等渡船時,順手買了一份《人民日報》,一眼便在頭版頭條里看見了葉迪生的名字和胡耀邦同志的照片,而且這是受到國家最高領導人的接見和表揚。“哇呀,這個老四真不簡單啊!”驚喜的二哥立即把消息傳到身居美國的大哥和加拿大的親人們,很快整個葉氏家族轟動了,親屬們打心眼里為他而自豪。大哥很快從美國來信:“看來當時你的選擇是正確的。你實現了父親的夢想,是咱葉家的驕傲。”

  鹽堿地上的拓荒者

  就在葉迪生全身心地投入到科研攻關時,人生的命運又一次發生變化。一天,王述祖來到他辦公室,一進門就說:“市里決定把你調到開發區都快一個月了,你也沒來報到,過兩天就要召開管委第一次會議,你是領導人之一,可必須要參加呀。”葉迪生一聽感到莫名其妙,趕緊去找電子工業局長詢問情況。局長拉開抽屜,拿出一份發自市委的紅頭文件,無奈地說:“市里籌辦經濟技術開發區,調集了幾位領導人,你是其中之一。我知道你不想去,我也不愿放你走。你是電子專家,最好的位置應是在科技的崗位上。可我做不通上面的工作,現在只能由你自己去說了。”聞此言,他立刻找到市委組織部部長王旭東同志,然而得到的答案是:“調知識分子、科技人員擔當開發區重要領導職務,這是市委的決定,黨員必須服從。”隨后又安慰他說:“你不妨先去試試,實在不行,回頭咱再研究。”

  帶著滿腦子的想不通,葉迪生來到了開發區。記得第一次會議是時任市長李瑞環召集的。會后他把葉迪生留下來說,聽說讓你去經濟開發區,你思想上有點想不通是吧。他這么一問,葉迪生就直接對他說:“我是搞科技的,你讓我搞開發區我是一竅不通的。”他就問:“你知道中國過去搞的‘洋務運動’嗎?我們再也不能像過去那樣關起門來搞建設了,我們要敞開國門,把世界先進的技術和企業引進到國內來。因此就需要你們這些懂科技、懂經濟并且懂政治的、年富力強的一批年輕人到開發區來主持工作。所以說,不是你不合適,恰恰是你最合適。”他還意味深長地說:“以后你再也不要以一個勞動模范的姿態出現了,而要成為一位建設開發區的指揮員,先是在國際上爭取更多更好的企業來這里投資,再組織好更多的人才去攻占科技高地,打開國際市場……”李市長的一番話深深地打動了葉迪生。

  1984年,經濟開發區管委會正式成立,這些人來自各個領域、各條戰線。當時李瑞環市長做了一個簡短的動員令,大致為:第一,你們要錢的話是一分錢都沒有,因為天津市各方面要建設,經濟比較困難。第二,如果有錢給你們搞,那就不算你們的本事。你們應該靠自己闖出來。第三,我可以給你們權力,我李瑞環有多大的權力,你們在那里就有多大的權力,也就是說在開發區里,市里誰也不要干擾你們去搞開發開放的工作。

  這支開發區的先遣隊來到開發區時,眼前的景象令人難以置信,只見一望無際的白蒙蒙的鹽堿荒灘上,連一條路都沒有。站在空曠的堿灘上,葉迪生知道自己沒有后退的路了。為了全身心地打贏這一場沒有退路的硬仗,他干脆讓才三十多歲的愛人提前退休照顧家庭,自己則全力傾注地投入到開發區的最初創建中,在這片荒涼的灘涂中扎下根來。

  對葉迪生他們這批拓荒者而言,筑路是當務之急。時值寒冬臘月,呼嘯的西北風吹得人眼睛都睜不開,就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他們硬是頂風冒雪地修出了一條石子路,因為冬季無法鋪設路面,只有等待來年開春再施工。可是沒想到,春天到了,路也沒了。原來這是個灘涂地區,所鋪石子早已沉陷于地下了。無奈之下,大家只好重頭再來。為了將灤河水引入這片鹽堿灘,他們更是費盡了周折,第一天埋下的直徑2米的大管子,第二天卻浮了出來……一次次失敗一次次重來,終于把清澈的灤河水引了進來。那時他們每天都要面對許多困難,困境中葉迪生寫詩自勉:“思危興大業,勵志出良才。千古昌明事,都從苦斗來。”

  就這樣,在一缺資金,二無經驗可借鑒的情況下,這班人就在簡陋的臨建房里繪制著發展藍圖。葉迪生曾經建議招商引資應該按照1:2:3的比例。具體說來就是投一塊錢改造環境,要引進兩美元的資金建設企業,然后產出三美元的生產總值。決不能把錢投出去以后沒有項目,而是要走有效益的開發。這個主導思想確定下來,大家立即投入到艱苦創業的準備中,開發區的事業就是這么開始了。

  1986年8月21日,鄧小平專程來到天津開發區視察。由于當時辦公條件實在簡陋,所以管委會決定在開發區第一家合資企業――丹華自行車有限公司接待小平同志。小平同志興致勃勃地參觀了丹華公司的生產車間,微笑著傾聽了開發區負責同志的匯報。時任天津開發區總公司副總經理的葉迪生參與了全程接待工作。

  21日上午,陪同視察的李瑞環市長把葉迪生介紹給鄧小平:“他叫葉迪生,是47歲的總經理,也是技術人才,過去對國家有過貢獻。”小平同志親切地握著葉迪生的手微笑說:“好啊,還很年輕嘛!”在向鄧小平匯報中,管委會領導如實講了當時工作中遇到的種種困難,如:外匯管理太嚴、審批權限不下放等等。因為見到小平同志非常慈愛,大家暢所欲言,就大膽地問小平同志,聽說對外開放還要收一收,這是真的嗎?話音剛落,小平同志馬上說,不存在收的問題,對外開放還要放,不放就不活,不存在收的問題。鄧小平如此堅定的話語說得大家熱血沸騰。會議室響起了經久的掌聲。一席話之后,小平同志揮毫題詞:“開發區大有希望!”這光輝的題詞鼓舞著全國一代代的開發區開拓者們。

  當時葉迪生分管的是科技發展招商工作,他第一次帶隊招商是到香港地區和東南亞等國,沒想到躊躇滿志出發卻失望而歸。愿在北方投資的港澳企業了了無幾,他們首選地區是深圳和珠江三角洲一帶,因為在這些地區不僅交通便利,而且開放風氣濃厚。為了打開招商的局面,他盡一切力量收集和閱讀鄧小平同志的有關講話和文章。在夜深人靜時,葉迪生讀到一段有關對外開放的指示,大致是說我們對外開放是全面的對外開放,不僅對發達國家開放,也要對發展中國家開放……但是主要是對發達國家開放,因為他們有資本、有人才、有市場……一下子,他覺得心里敞亮起來。葉迪生暗自思忖:我們何不直接面向美國、歐洲、韓國、日本這些發達國家招商引資啊,這樣不僅可變我們的不利條件為有利條件,還可以方便快捷引進國際上最先進的技術,因為當時只有北京和世界通航。再者,這些發達國家,有人才、有資金、有市場,追蹤他們,可以緊跟先進技術。他把這些想法和同志們一起商洽,大家都一致贊同。

  于是他們重新調整招商策略,制定了“遠洋戰術”:直面歐洲、美國等發達國家,主動進攻。當時他還大膽提出了引進跨國公司的設想,在當時,卻引起軒然大波,一些堅持計劃經濟的人,持反對意見,認為跨國公司的介入,會使民族工業的利益受到損害。但葉迪生堅信民族企業接受國際挑戰是好事,不是壞事,并且可以和跨國公司合作,學習到一些先進的經驗。最終在市政府的支持下,天津開發區緊盯歐美最先進的高科技,把天津開發區辦成與國際接軌的世界一流工業園區。

  隨著外商一批批的到來,招商問題解決了,開發區也逐漸熱鬧起來了,大小幾十家外商在天津開發區落戶。可是沒想到又一個難題出現了。上世紀80年代中期,停水限電在全國都是很正常的事情,有人戲稱啊,全國惟一不停電的只有一個地方——中南海。當時,沒有人敢想能夠改變這個現狀。可是沒電怎么持續生產,國際型的投資環境又如何保障呢,開發區必須要改變這個現狀,于是他找到電力局長做工作。當時是計劃經濟,電力局提出的條件是要開發區籌資建設的所有電站的歸屬權。葉迪生說:“行啊,都給你們了,我一分錢不要,但前提是任何時候都不能給開發區停電。”電力局長爽快答應了:“停哪里也不會停開發區的電。”為了把這件事落在實處,葉迪生說:“你說話算數嗎?有膽量,請你到開發區,當著那里所有老板說一遍你的話。”電力局長還真是好樣的,當即與葉迪生一同趕到開發區。他們趕忙召集了大小幾十家外商代表開會。那天局長當著大家的面,做下了如下承諾:以后除了檢修提前通知你們,其他時間一律不停電!當時在全國范圍內,連深圳特區都無法保證不停電呀,天津開發區這個發展還不算成熟的地方就敢放出這樣的大話,大家都投來懷疑的目光。看出了大家的疑慮,電力局長拍著胸脯大聲說了一句:我說不停電就是不停電,停電我負責賠償的你們損失!

  開發區“筑巢引鳳”很快見到成效,天津經濟技術開發區贏得了越來越多外商的青睞,來自美歐日韓等發達國家和地區的投資者源源不斷慕名而來。

  有識方能大膽明理然后敢為

  葉迪生從一位純技術型人才轉型為領導者和管理者,有許多新的東西需要學習。為此,他自學了美國哈佛大學的《經濟管理學》;認真學習當代國際最新經濟知識,廣泛吸收歐美、日韓等發達國家管理的思想理念和經驗;日常工作中,他還經常向相關專業人士求教。日積月累的理論、經驗和實踐讓他受益匪淺。當別人還在大議姓“資”還是姓“社”時,開發區管委會就大膽提出了“讓投資者贏得利潤,為投資者提供方便” “建立仿真的國際投資環境” “投資者是帝王,項目是生命線”和“我們是國家的主人,但在這里首先是公仆”等先進理念,并探索出一條與國際接軌的“以現代工業為主、以外資為主、以出口創匯為主”的發展之路。不久,這個三為主的原則,上升為全國開發區的指導方針。

  1986年春天,美國駐華使館參贊黎成信訪問天津經濟技術開發區。黎成信是葉迪生大哥的朋友,他對葉迪生早有耳聞。在一番長談中,黎成信被他們這些開拓者們鮮明而又先進的觀點所折服。回京后,立即撰寫了《中國天津開發區是未來的一個蛇口》的報告,報送美國國務院。從此,天津開發區便納入了美國有關部門的視線。

  1987夏,葉迪生接到了一份發自中共中央辦公廳的請柬,上寫:“葉迪生同志,中共中央邀請您偕愛人于7月18日至21日到北戴河休養。”手捧這份沉甸甸的請柬,他幾乎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在北戴河,葉迪生和其他13位杰出的科技專家一起受到鄧小平的接見,并參加了李鵬同志主持的有關科技發展重要問題的座談會。小平同志慈祥地對大家說:“我代表黨感謝你們辛勤的勞動,并通過你們感謝全國的科技工作者”。1988年出版的大型畫冊《鄧小平》一書中,刊載了鄧小平與葉迪生親切握手的大幅照片,并附說明文:“鄧小平同天津市經濟技術開發區總經理、半導體器件制造專家、歸國華僑葉迪生握手。”1987年夏天,葉迪生接到了時任電子工業部部長李鐵映的電話,電話那端,李鐵映開門見山地問:“美國有家大企業,想在中國投資建廠,要求是必須獨資,你那兒可是一個小‘特區’啊,建獨資企業行不行?”一聽說是國際知名的“電子大鱷”——摩托羅拉要來華投資,葉迪生當即表示:“可以,我這里能辦。”剛放下電話,有人問他:“現在我們還沒有真正落實獨資政策,您怎么敢答應呀?”他當時挺自信地說:“我有這個信心,這個信心是小平同志給的。”他相信,中國對外開放一定越來越熱,外國大企業獨資的政策一定會得到落實。

  1987年10月,美國摩托羅拉負責人赴天津實地考察經濟技術開發區。鑒于當時天津開發區的條件太差,對方表示還要到上海、廈門等地去考察。為了挽留客戶,葉迪生與他們進行了長談,雙方越談越融洽。事后他們驚訝地說:“真沒想到,在中國竟然還有如此熟知摩托羅拉先進技術的政府官員。”他們哪里知道,在此八、九年前,葉迪生正是攻關摩托羅拉產品技術的天津方面的總工程師呀。他們回國后不久,葉迪生便收到了美國國務院的邀請,由美國政府出資,前往美國考察。

  在摩托羅拉總部,葉迪生首次看到被稱為大哥大的移動電話。他堅信,這一先進的技術一旦被引進中國來,必定將很快改變當時國內通訊十分落后的局面,于是他積極建議他們在天津設立生產企業。令他沒有想到的是,這些美國專家竟然對他刮目相看,他們說:“葉先生,你是一位專家型的政府官員,你的學識和建議我們一定會努力響應的。”

  為了爭取這個跨國電信巨頭早日落戶天津,葉迪生自1987年起,便率領團隊對其進行多次走訪與交流。隨著交往的深入,摩托羅拉在天津建立公司的法碼也越來越大,最終,摩托羅拉集團的7個董事以4比3的投票結果選擇了天津。1992年,摩托羅拉以1.2億美元完成了在天津經濟技術開發區內的投資注冊手續,成為進入中國的第一家獨資的、以高科技為主的大型跨國公司。此事在中國引起強烈反響,也驚動了世界。隨后,摩托羅拉在十幾年間再增資至30億美元。2005至2006年,該企業創造工業產值近100億美元!天津開發區成為全國生產移動電話最多的地方,而他們也在天津建立了第一家外國的半導體芯片廠。

  通過對摩托羅拉的招商經歷,葉迪生總結出一個簡單的道理:“跨國公司所產生的是‘巨人效應’,如果把這些大的跨國公司比喻為一只老虎的話,我們天津開發區就要爭取做到虎狼成群!而招商人員則要像獵人一樣,盯住他、撲上去、搶過來!”這些大膽的話,在當時顯得有些異類,但他心里想:“其實我原來對開放事業什么都不懂,都是來開發區后一點點學的,我是靠一本書起家,這本書就是《鄧小平選集》第三卷。”

  雖說時隔多年,但每當想起引進摩托羅拉的點點滴滴,葉迪生的感觸依然很深,因為其間的所經所歷,形象地折射出中國改革開放過程中新舊觀念的艱難博弈。2007年春天,葉迪生寫了深情懷念鄧小平的文章,其中說:如果不是以小平同志為核心的黨的第二代領導集體的英明決策,力挽狂瀾,撥亂反正,制定了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的黨的基本路線,領導全國人民專心致志地建設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那么國家能有今日令世界為之矚目驚嘆的輝煌成就嗎……自己既是建設的參加者,也是一個天津巨變的見證人。這一切都是與鄧小平同志所開創的偉大事業和其偉大理論分不開的。近30年來,中國改革開放走過的路程,是舉世矚目的歷史。鄧小平——他改變了整個中國的命運。作為一個歸僑知識分子,竟能在自己后半生中趕上這個國運昌盛的時代,該是人生多么幸福的事呵!

  IC事業是他永恒的追求

  1992年春,鄧小平南巡講話的發表,讓全國人民再一次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強烈震撼。當時葉迪生已經是天津市的副市長。除了分管全市的外經、外資和外貿工作之外,還擔任了“濱海新區領導小組常務副組長”的職務,負責主持日常的新區規劃與建設工作。雖說職務有所變化,他的心里依然埋藏著一顆趕超先進的決心。他的辦公桌上總是貼著天津、上海、大連、廣州這幾個開發區的對照表,1996年,媒體刊發的一則消息,使他更加振奮:天津開發區的業績從長期位列第三,一躍而為全國第一,此后一直保持至今,已有16年之久。看到這個消息的那一刻,他從心底笑了出來。一切都是事在人為啊。

  1994年,天津市提出用10年時間初步建成濱海新區。2006年5月,國務院發布《關于推進天津濱海新區開發開放有關問題的意見》,天津濱海新區被定位為“中國北方的浦東”。看到國家領導對天津濱海新區的定位,葉迪生大受鼓舞。盡管此時他已退出領導崗位,但面對新形勢,還仔細分析著天津的長項與短板,雖說天津沒有像廣東、上海、廈門那樣的地理優勢,但有大工業、有北方大港,經過近二十年的努力,積累了大量對外開放的經驗,培養了一批批沖在改革開放前沿的干部,在歷屆市委、市政府領導下,全市上下一心,濱海新區必定會創出驚人的奇跡出來!

  1998年夏,葉迪生從副市長崗位退下來以后,就決定不再從政了,而決心返回開發區當顧問,以科技專家身份為開發區科技興區再做些實事。特別在發展天津集成電路科技事業方面默默無聞地工作。

  2014年春,國務院印發了一個文件,是國家集成電路產業發展推進綱要的通知。葉迪生如獲至寶,深深感觸到國家已經把IC產業置于空前的戰略地位了。這正是他前半生二十多年來為之奮斗的事業,也是他晚年夢寐以求的“IC強國夢”。他用墨筆和紅色筆分別注明目標和細則,逐字逐句地看完后,說:“這是我夢寐以求的事呀。”是的,早在2000年3月8日全國政協九屆三次會議上,他就提交1338號提案《關于加快發展我國互聯網經濟提案》,充分闡述了互聯網對于國家經濟建設的重要性,抒發了自己的網絡情結。此后,又多次向國家和市政府提出發展IC產業的建議。

  國家發出2015年IC要達到32/28納米,而葉迪生作為董事長的飛思卡爾強芯(天津)集成電路設計有限公司已經在2013年率先實現了28納米的設計。

  他不愧是專家學者型的管理者,他高瞻遠矚的前瞻性和與時俱進的不斷學習,都顯現出他敢為人先的特質。雖然曾經貴為政府高級官員副市長,雖然曾經為天津市經濟技術開發區主任,雖然曾經鮮為中國第一批有突出貢獻的專家,雖然曾經三次獲天津市特等勞動模范榮譽稱號……但是他最為看重的,而且一再強調的是,“我只是個歸國華僑,我是黨培養出來的干部,是純粹的科技人員。當我完成了國家交辦的一切任務后,卸任了,還去干我的科技事業,去培養更多的科技人才。”他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如今,他像隱身人一樣,官場不見了,媒體謝絕了,一心埋頭于IC事業之中,希望為祖國的IC事業追趕和跨越世界水平盡自己的一點心力。

  他是華僑家族的后代,祖父、外祖父、叔祖父他們早在清末年代,就在南非聯邦加入了孫中山先生創建的同盟會,希望祖國富強、民族復興。他是新中國培養起來的知識分子,一生追求的是希望在黨的領導下,實現科技報效國家的夢想。他在天津生活、學習、工作六十多年,振興天津也是他畢生的愿望。開發區、濱海新區是他永生難忘、曾經獻身的開放之地。如今在市委、市政府領導下,已名列全國先進發達地區之榜。他不但是從事科技研究工作的行家里手,還是一位頗有興趣的詩人和書法愛好者。他的詩、詞、對仗韻律規范,情文并茂,抒發了作者熱愛祖國、熱愛人民、熱愛生活、熱愛大自然的壯志情懷。想當年他曾寫過的一首詩,謹錄于此,以表他的心懷:

  渤海波聲震萬方,云龍際會嘯蒼茫。

  飛騰只為千秋業,崛起乃圖百世強。

  麗日經天凝紫氣,大江流水潤洪荒。

  丹心化作凌霄志,北立神州一棟梁。

  葉迪生口述李和平整理

 
建僑家·連僑心
關注天津市僑聯,獲取更多精彩
網站地圖 丨 聯系我們
主辦:天津市歸國華僑聯合會 津ICP備05008602號
地址:天津市和平區南京路235號河川大廈A座13層
電話:022-23311008 E-mail:[email protected] 郵編:300051
技術支持:北方網
极速11选5开奖历史记录 打鱼输的倾家荡产 北京pk10 4码倍投方案 彩虹色的回亿 不倒翁对冲的投注法 7+3大乐透多少钱 手机21点游戏 赛车6码滚雪球计划表 雪缘园即时比分 山东时时导航 彩神计划免费